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sheng.pop的博客

高情不入时人眼,凭他拍手笑路旁!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玩世不恭,有点特立独行,还有点清高的我,对世间事有我自己的视角和评判标准!我看顺眼的,我赞!我看不顺眼的,我贬!所以,既为世间的至真至善至美所感动!也尝将冷眼观螃蟹,看他横行到几时,从不曲意逢迎,卑躬屈膝,阿谀奉承,正所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但也不是说举世皆浊唯我独清,众人皆醉唯我独醒!我深知有些事情是我无法改变的,我只有改变我自己,但我不会丢掉我自己!临渊羡于鱼不如退而结网!我始终坚信,想要飞的更高更远,必须铸就坚硬的翅膀!我也相信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我想,我能!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青春书单”序:如何进入一本书?(魏智渊)  

2016-06-03 08:58:59|  分类: 分内(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书单”序:如何进入一本书?

 

/魏智渊

 

首先,恭喜你进入运城国际,这是一件礼物。

就像你必须吃饭,然后肉身才能安妥一样,你也必须阅读,精神才能变得强健丰满,这是经常会被人们遗忘的常识。而在运城国际,阅读,像吃饭一样重要,像呼吸一样自然。这里有一群热爱读书和学术的老师,也必然会有一群热爱读书和研究的你们。

你必须自己去吃饭,但是,作为过来人,我们有责任为你提供丰富而精美的“食材”,即,为你们,运城国际新初一的同学们,准备一份大餐,我们称之为“青春书单”。这可不是什么五本十本一百本的书单,而是涵盖了不同主题,通识与专精兼具的“小径交叉的花园”。它们摆放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供你自由徜徉,并且继续添加中。在这里,万物生长!

在你们进入花园之前,让我先告诉你关于阅读的一些最重要的事情,就当是一个“门卫”的未必多余的叮咛。

 

一、为什么要阅读经典?

 

有的人只看看报纸,最多也不过再读一些当代作家的书,这种人,在我看来,正像一个极端近视而又不屑戴眼镜的人。他完全依从他那个时代的偏见和风尚,因为他从来看不见也听不到别的任何东西。一个人要是单凭自己来进行思考,而得不到别人的思想和经验的激发,那么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他所想的也不会有什么价值,一定是单调无味的。一个世纪里,具有清澈的思想风格和优美的鉴赏力的启蒙者,为数很少。他们遗留下来的著作,是人类一份最宝贵的财产。我们要感谢古代的少数作家,全靠他们,中世纪的人才能够从那种曾使生活黑暗了不止五百年的迷信和无知中逐渐摆脱出来。 

——爱因斯坦

一个人阅读一本书,就是仔细观察第二生活,就像在镜子深处寻找着自己,寻找着自己思想的答案,不由自主地将别人的命运、别人的勇敢精神与自己的性格特点相比较,感到遗憾、怀疑、懊恼,他会笑、会哭,会同情和参与——这样就开始了书的影响。所有这些,按照托尔斯泰的说法就是“感情的传染”。 

几乎在每个人的命运中,印刷的话语都起了无与伦比的作用,最值得遗憾的人就是不曾醉心于一本严肃书籍的人——他抛弃了第二现实和第二经验,因而缩短了自己生命的时日。

——邦达列夫

 

“我是谁?”是到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关于这个问题,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已经有了无数的思考,其中一个“答案”是:“我是我所遭遇并纳入到我生命中的一切东西的总和。”即构成“我”的有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我”的环境,它决定了“我”的资源可能性,二是“我”的原有经验,它决定了“我”的自我建构的可能性。你从未遭遇过的东西,不可能影响你;你遭遇到的东西,不一定影响你,因为你有权决定(它同时是一种能力和抉择)让什么进入你的生命被你组织成一个被叫作“自我”的东西。

举个例子,你从来没有吃过热带水果,它们就不会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而你吃过的所有东西,并不全部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变成你身体一部分的,是你从吃过的东西里吸取的部分,你无法吸取(或拒绝吸取)的部分,都被你扔掉(例如果皮)或排泄(例如残渣)掉了。你过多地涉摄入脂肪,就有可能变胖,你摄入的脂肪经过处理后就变成了你的一部分;你是个素食主义者,那么你可能很难变胖,你摄入的纤维经过处理后也变成了你的一部分。而当我们追问“我是谁”的时候,往往不是指一个生物的“我”,而是一个精神的“我”,即以情感、思想、风格等方式呈现出来的自我。那么,构成这个自我的,必定是深刻影响“我”的一切。除遗传因素外,还可能包括了人际环境(父母、老师、同学等,更重要的是潜在的“榜样”)、成长中遭遇的重大事件、主动的学习,以及阅读,等等。

为什么阅读是这其中事实上最为重要的?

因为阅读是人类一切精神生活的符号化。你的经历非常有限,你所遭遇的现实环境也非常有限,书籍是以一种间接的,但高度浓缩的方式,将你未曾经历过的具有意义的生活或精神生活,用文字符号凝固下来。你通过阅读有可能复活它,从而有一种想象性的经历(无论是情感的经历、事件的经历还是思维的经历,往往兼而有之),从而极大地拓展了你的精神空间。例如,你经历战争,肯定是一个应该极力避免的小概率事件,但通过阅读,你可以以另一种方式高效率地去“经历”人类历史上不同的重大战争。而且,这种“经历”,无论在时间和意义上,都是被处理过的,使你能够在极短时间里,领会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教训或启发。再如,你的父母或朋友,可能会经常与你分享一些人生的经验,这对你至关重要,因为这些经验中被你接纳的部分构成了你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你经常阅读,那么孔子、苏格拉底、柏拉图、康德……这些人就会以另一种方式,构成了你的“朋友圈”,他们在通过他们的著作不断地向你说话,与你分享他们的思考。想想看,这个“朋友圈”有多重要?!阅读,就是增加这个“朋友圈”中“朋友”的品质与数量。

那么,一个由低劣的作者构成的“朋友圈”,和一个由伟大的作者构成的“朋友圈”,所形成的“我”是不一样的。卓越或平庸、伟大或卑劣、思维缜密或逻辑混乱、情感健康或喜怒无常,都与这个“朋友圈”里的“朋友”的构成方式息息相关。每结识一位新“朋友”,每穿越一本书,你就得到了一次更新,无数次这样的更新,推动着你成为一个更好的或更糟糕的自己。

选择读什么书,就是选择成为怎样的自己。而青春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在这一时期,你将对“我是谁”这个问题做出最重要的和最为根本性的回答。

从某种意义上讲,你需要终生来回应“我是谁”这个问题。但是,你毕竟不是变形金刚,到了青春期,“我是谁”将形成一个答案并稳定下来,成为贯穿一生的一个基础。就像一个人的骨架已经确定了,以后无论如何变化,总有些最重要的东西是不变的,心理学家有时候会称之为“自我同一性”。

经过选择和被选择,自我将在青春期成为一种稳定的内在结构。从情感的角度讲,你将决定自己(或被动地塑造自己),是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是充沛的,还是麻木的,是明朗的,还是婉约的,是分享的,还是封闭的;从思维的角度来讲,你将决定自己(或被动地塑造自己),是深刻的,还是肤浅的,是复杂的,还是单调的,是缜密的,还是散乱的,是逻辑的,还是直觉的,是偏于归纳的,还是侧重演绎的;从人格的角度讲,你将决定自己(或被动地塑造自己),是伟大的,还平庸的,是负责任的,还是自私的,是统一的,还是破碎的;最终,你也将决定自己(或被动地塑造自己)的整体风格,是崇高的、优美的、反讽的、平实的,或者根本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只是一个被环境牵着鼻子的快乐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中的一员?

你可以想象自己是一本空白的书,被父母以及周围环境不断地书写。那么,是时候自己拿起笔书写自己了!你觉醒之际,意识到自己要开始书写自己之际,自己要开始决定便承受自己命运之际,就是你自由的开端,因为自由的本质,就是自己决定自己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而一旦你要开始书写自己,你就需要结构与语言,它们在你的环境中,而最好的结构和语言,则往往沉淀在书籍中。

那么,你选择伟大的书籍作为你自我书写的语言,还是选择平庸的和流行的书籍成为你自我书写的语言?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这也是为什么要读经典的理由。

 

二、赫拉克勒斯的选择

 

文学的情形和人生毫无不同,不论任何角落,都可看无数卑贱的人,像苍蝇似的充斥各处,为害社会。在文学中,也有无数的坏书,像蓬勃滋生的野草,伤害五谷,使它们枯死。它们原是为贪图金钱、营求官职而写作,却使读者浪费时间、金钱和精神,使人们不能读好书、做高尚的事情。

——叔本华

 

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叫赫拉克勒斯的牧羊少年,终于有一天,他也迎来了人生中的觉醒时刻。他离开了牧人和羊群,来到一块寂静的地方,开始思考自己毕生的命运——

 

突然,他看到两位高贵的妇女迎面走来。一位女子仪态万千,高贵而纯洁,目光谦和,举止有礼,穿一身洁白的长袍。另一位雍容华贵,雪白的肌肤抹了香粉和香水,姿态端正,使她显得比实际的要高一些。她的目光直视前方,衣服穿得得体,显出无限魅力。她自我欣赏一番,又顾盼自如,看看有没有人在仰慕地打量她。当她们走近时,后一位女子抢前几步,赶在第一位女子前面,朝着英俊的赫拉克勒斯走过来,打着招呼说:赫拉克勒斯,我看得出,你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选择怎样的生活道路。如果你选我做你的女友,那么我可以领你走上一条最舒适的生活道路。到那里,你可以享尽生活乐趣,一生没有烦恼和不平;你不用参加任何战争,不用操心买卖的事,只是享用美酒和佳肴,你睡在温暖柔软的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用从事体力和脑力劳动;可以尽情享用别人的劳动果实,享不尽荣华富贵,因为我给予我的朋友享用一切的权利。

赫拉克勒斯听了这诱人的话语,诧异地问她:美丽的女子,你究竟叫什么名字?

我的朋友们称我为幸福女神。她回答说,而那些想贬低我的人则叫我是轻佻女郎。

正在这时,另一位女子也来到前面。我到这里来找你,亲爱的赫拉克勒斯。她说,我认识你的父亲,知道你的天赋和你所受的教育,这一切都给我一种希望,如果你选择我指引给你的路,那么你将成就世上的一切善事和大事。可是我不能保证你享受荣华富贵。我只是愿意告诉你,天上的神衹是多么喜欢你。但是,一切收获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你如果希望神衹保护你,那么你首先应该敬奉他们;你要得到朋友们的爱戴,那么就该为你的朋友做好事;你要国家尊重你,你就应该为它服务;你要全希腊推崇你的美德,那么你就应该为全希腊谋幸福;有播种才有收获,你想赢得战争,就得学会战争的艺术;你要保持矫健的体魄,就应该通过艰苦的劳动使它强健。

轻浮的女子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你看,亲爱的赫拉克勒斯,她说,你要走多么漫长而崎岖的道路,才能到达她所说的目标。而我却以最舒服的方式引导你走向幸福。

你是个说谎的女人,美德女子对她说,你没有一点美的东西。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因为你还没有走到它们面前,就心满意足了。你不饥而食,不渴而饮,任何柔软而温暖的床都不能使你满足。你让你的朋友们通宵畅饮,白天酣睡,多少美好时光白白流失。他们在年轻时花天酒地,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年老时,愧对过去的时间。而你呢?虽然你是不朽的,然而却遭到诸神的唾弃,为善良的世人所不齿。你从未听到过赞扬,从未做过一件好事。——相反,我却受到诸神和一切善良人的欢迎。艺术家们视我为使者,父母亲视我为忠诚的保护者,仆人们视我为仁慈的帮助者。我是和平事业的支持者,在战争中是可靠的盟友,是友情忠诚的伙伴。饮食,睡眠对我的朋友比对懒散者更重要。年轻人为受到老人们的夸奖而高兴,老人为受到年轻人的尊重而快乐。他们回忆起从前的行为感到满意,他们对于现在的作为感到高兴。我使人们相敬如宾,让他们受到神衹的保佑,受到朋友的爱护,受到国家的推崇,当末日来临的时候,他们不会默默地毫无光彩地走进坟墓,而他们的荣耀仍留人间,受到后世的仰慕。啊,赫拉克勒斯,如果你选择这样的生活道路,你会感到真正的幸福。

 

如果你是赫拉克勒斯,你会如何选择?

让我们思考一下这个选择的意义。你们中的大部分,都读过《青鸟》,并且熟悉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没忘记吧?它一直挂在教室里)。我们知道,人的需要是有层次的,从最基础的生理需要,一直到自我实现的需要,都是幸福的源泉。幸福女神和美德女神既代表了不同的幸福,也代表了幸福的不同阶段。而类似的选择,实际上一直发生在你的身上。例如,在假期中,在看泡沫剧和阅读经典之间,我们仿佛也能够听到一段对话——

 

电视女神说:“选择我吧,我可以领你走一条最舒适的人生道路。在这里,你不会遭遇挑战,无须付出意志努力。你的感官将在五颜六色的影像与悦耳动听的声音的刺激中得到极大的满足。难道,这不是你渴望的生活吗?”

“你是个说谎的女人!”阅读女神说:“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你让这些可爱的孩子晚上在毫无营养的刺激中精神百倍,白天却在学习中昏昏欲睡,多少美好时光白白流失!而当他们长大后,会发现两手空空,只是一群生意人赚钱的材料。而我,才是孩子们生命中真正的引导者!正因为他们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们才拓展了自身精神的无限空间,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我实现者,并通过向世界显示自身的力量而获得了真正的幸福!”

 

显然,类似的选择不断地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哪怕在阅读中,读轻松愉悦的休闲书,与读严肃深刻的经典,也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实际上,幸福女神与美德女神并不必然矛盾,人的不同需要之间应该予以协调或平衡。电视并非不可以看,关键只在于,当你沉溺于其中的时候,不是你在控制电视,而是电视在控制你。

对于赫拉克勒斯来说,他只有选择美德女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选择。而“选择”幸福女神,本质上只是受到了魔鬼的诱惑,并不是出自于自由意志。因为真正意义上的积极自由意味着不向魔鬼妥协,不向自己的本能投降。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地驾驭自己的生活,并获得真正的幸福。

 

三、我们这个时代的学习方式

 

本文开始说的那两位老学者为什么说中国古书不过几十种,是读得完的呢?显然他们是看出了古书间的关系,发现了其中的头绪、结构、系统,也可以说是找到了密码本。只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的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总是累积起来的。因此,我想,有些不依附其他而为其他所依附的书应当是少不了的必读书或则说必备的知识基础。

——金克木

读书必须有一个中心去维持兴趣,或是科目,或是问题。以科目为中心时,就要精选那一科要籍,一部一部的从头读到尾,以求对于该科得到一个概括的了解,作进一步作高深研究的准备。读文学作品以作家为中心,读史学作品以时代为中心,也属于这一类。

以问题为中心时,心中先须有一个待研究的问题,然后采关于这问题的书籍去读,用意在搜集材料和诸家对于这问题的意见,以供自己权衡去取,推求结论。重要的书仍须全看,其余的这里看一章,那里看一节,得到所要搜集的材料就可以丢手。

——朱光潜

 

有人说,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知识在成几何级数增长。一个人,要再想成为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是绝无可能了。

显然,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在一个日趋全球化的时代,再没有哪个社会比今天更迫切地期待其成员拥有全局性的知识。说“书是读不完的”是对的,这是从信息的角度讲的;但是,说“书读完了”,也是可能的,它是从结构及核心知识的角度讲的,并且,它启示了今天阅读的方向。这方向,一言以蔽之:核心知识和学习力。当我们讲创造力、想象力、判断力、批判反思性思维、沟通力、领导力等,都与此息息相关。

举个例子,当我们讲到中国文化时,貌似博大精深(也确实如此),但从文化结构角度来讲,你只要把握住了儒道佛三家,以及它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就把握住了中国文化的核心精髓。随着你阅读的深入,你当然可以丰富和加深,但是格局有了,骨架有了,加些梁柱乃至于瓦片,就相对容易。而以儒家为例,理解了孔子、孟子、王阳明数人,把握住了他们思想的基本要义,也就不容易出现大的偏差了。道家和佛家,也同此理。不要听那些将文化讲得神乎其神的人,似乎一下子不能把《论语》理解到非常精深的程度,就不配说读过《论语》,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子的。尤其有些人忍不住啊呀呀地说,一个中学生,尤其是初中生,哪懂这些?!现在不要说初中生,绝大部分大学生都不懂,那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只能说明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地学习过这些,或者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学过(读经运动无疑是最愚蠢的方式),并不代表初中生没有学习这些的可能性。恰恰相反,在我看来,正当其时。

怎么学?直接读《论语》当然是必要的,但是要领会《论语》背后的思想结构,则有相当的难度,或者说需要一些铺垫。例如,在读孔子、孟子、王阳明之前,先读一读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或杜维明的《儒教》,或者另外一些“大家小书”,先获得一个大致的框架,再进入,就容易多了。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当然也要费些功夫,没关系,这将是我们初中的课程教材。当然,包括《论语》等书也是,有了教师的指导和同学的讨论,是不是发现容易多了?教师的指导特别重要,不然很容易误入歧途,例如去听北师大某于姓教授讲《论语》,那就惨了。鸡汤好喝,但是歪曲了思想,以后纠正都有难度,更谈不上建立思想结构了。

显然,这种学习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为后面的任何具体学科的学习,奠定了一个宏大的背景或框架,同时,也训练了你的思维品质。类似的框架式学习,还包括文科综合和理科综合,以及将文理科打通的综合性书籍,例如《万物简史》、《爱因斯坦的圣经》等多种。

除了核心知识的掌握,另一种培养学习力的重要的方式,就是研究性学习,即以解决问题为核心的学习。例如,假设我们要研究一个问题“晋商何以可能”,那么,我们的研究就可能涉及到多个领域,包括地理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等等。这种学习的意义,并不在于弄清类似“晋商何以可能”这个问题本身,而在于这个研究的过程。从确立问题、梳理资料并做出判断、形成思路并写成论文,你的大脑,经历了全方位的锻炼。

此外,在现代社会,关于自我的学习,以及关于学习本身的学习,也是需要终生修炼的。现在比古希腊时代更迫切地需要“认识你自己”。自我认同、情绪控制、批判反思性思维、认知原理、沟通、生命意义、领导力……这些知识不但要立即学习,而且要当下就运用于我们的生活中。

你没有搞错,这些学习,必须融入到初中学习中去。因为中学阶段是形式思维水平高度发展的阶段,也是情感和意义水平需要发展的阶段,缺乏这些营养,会导致可能性的封闭。你以为上了大学,就你会很容易学会这些?不,你可能一生也不会碰它们了。

 

四、如何进入一本书?

 

人言读书当从容玩味,此乃自怠之一说。若是读此书未晓道理,虽不可急迫,亦不放下,犹可也。若徜徉终日,谓之从容,却无做工夫处。譬之煎药,须是以大火煮滚,然後以慢火养之,却不妨。

须是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看人文字,要当如此,岂可忽略!

看文字,须是如猛将用兵,直是鏖战一阵;如酷吏治狱,直是推勘到底,决是不恕他,方得。

看文字,正如酷吏之用法深刻,都没人情,直要做到底。若只恁地等闲看过了,有甚滋味!大凡文字有未晓处,须下死工夫,直要见得道理是自家底,方住。

看文字如捉贼,须知道盗发处,自一文以上赃罪情节,都要勘出。若只描摸个大纲,纵使知道此人是贼,却不知何处做贼。

——朱熹

对待人类的优秀智慧完全是一个道理。当你接触到一本好书的时候,你应该问一问自己:“我是不是愿意像澳大利亚的矿工一样干活?我的丁字镐和铲子是不是完好无损的?我自己的身体行不行?我的袖口卷上去了没有?我的呼吸正常吗?我的脾气好不好?”而且呢,这种干活的架势要坚持得时间长一些,即使令你感到神疲力倦,因为它是十分有用的。而你所探寻的真金便是作者的心灵或意思,他的文字就像岩石那样,你非得碾碎熔炼,才能有所收获。你的丁字镐就是你自己的心血、机智、学问;你的熔炉就是你自己会思考的灵魂。切莫指望不用那些工具和那份磨炼就能把握任何优秀作者的意思,往往你需要最猛烈、最精心的打凿,最耐心的熔化,然后才能给你一点真金。

——罗斯金

我年轻时初次读歌德的《亲和力》只是似懂非懂,现在我大约第五次重读它了,它完全成了另一本书!这类经验的神秘和伟大之处在于:我们越是懂得精细、深入和举一反三地阅读,就越能看出每一个思想和每一部作品的独特性、个性和局限性,看出它全部的美和魅力正是基于这种独特性和个性——与此同时,我们却相信自己越来越清楚看到,世界各民族的成千上万种声音都追求同一个目标,都以不同的名称呼唤着同一些神灵,怀着同一些梦想,忍受着同样的痛苦。在数千年来不计其数的语言和书籍交织成的斑斓锦缎中,在一些个突然彻悟的瞬间,真正的读者会看见一个极其崇高的超现实的幻象,看见那由千百种矛盾的表情神奇地统一起来的人类的容颜。

——黑塞

 

我们面临着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很难集中注意力的注意力经济时代,我们被更多地称为“消费者”,哪怕是在阅读领域,这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百家争鸣时代,都是很难想象的。或者说,本质上这不是一个真理时代,而是一个意见时代。出版商、写作者,更多的考虑如何让文字变得可口,而不像古代或近代的写作者,考虑的是思想本身。

借用狄更斯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不假思索地拥抱,和卫道士式的哀叹,都不是一个成熟的人应有的态度。就像我从来不排斥电子阅读或微信阅读一样,虽然他们有使人丧失注意力的危险,但是,你能为了避免大量的交通死亡,由汽车时代返回自行车时代吗?只能说,时代的每一步进步,都带来了大量的机会,但也提出了挑战,我们的智慧在于利用这机会,迎接这挑战,永远驾驭自己的生活,夺回自己作为主人的控制权。

以阅读为例,网络的发展,让知识的检索和集成变得更为方便,使我们的大脑获得了一次解放,我们不必再使大脑成为巨大的仓库,从而能让有限的大脑资源集中于创造性的方面。但是大脑就像肌肉一样,它本身的强大,需要一种锻炼,尤其是青少年时期的锻炼,这在人的一生中处于显著的地位。而研读经典,是最好的锻炼大脑的方式。同时,经典又提供了核心知识,为我们理解整个世界(包括自我)提供了几乎可以说最好的材料。某种意义上讲,在知识的城市里,经典有点像教堂。进入经典,同时需要虔诚安静的姿态、谦卑的心,以及持续的反省。

凡是能发展你的东西,首先会使你疼痛。不撕裂你旧的皮肤,你的新肌肉如何生长?电子时代,太多的人沉溺于上帝幻象(想想快递包上的“主人”之类肉麻的称谓),选择了舒舒服服地“死去”,让自己的钱包、思想甚至身体,成为商业巨头或意见领袖瓜分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时代比任何时代都危险,而教育以及阅读,一个重大意义,就是为了抵御这种危险而存在。因此,我们必须通过经典静修,使自己成为一个精神丰满和强大的存在。

那么,如何进入一本书?或者说,如何进入一部难读的书,比如说经典?(虽然经典并不都是难读的)

可以说,确实存在着许多技巧。但是,也可以说,根本毫无技巧可言,这是一个徒手贴身肉搏的过程。山在那里,海在那里,云在那里,你去攀登,去沉潜,去展翅,如此而已。在我的少年时代,许多日子都是在挫败中度过的。有些书,从第一个字读到最后一个字,仍然不甚了了。而我如果说比别人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就是我知道这不是经典的过错,而是我的力量不足。并且,宁可一无所得我也一直没有放弃。要紧的不是眼下的一城一池,而是持续不断地进攻。在这种进攻中,我的攻击力不知不觉中变得强大起来。

所谓的技巧,无非是“反复”。注意力难以集中,眼睛很容易从文字表面轻率地滑过的时候,我就选择轻声朗读以延缓阅读速度,或者用一支笔,一边划线一边阅读,或者读完一段,发现滑过去了,再返回来。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章节读完后,发现一无所知,再返回来重读。事实上,如果你足够顽强,当你能够把一本书或者一个章节读到三遍以上的时候,神奇的事总会发生,你感受到了它的光芒!而读的经典越多,这光芒越强烈以及相互联结成思想的灿烂星空。在这里,最容易的是放弃,或者自欺欺人地听任眼睛从文字上滑过,满足于“读完”而不是“读懂”。

有时候,我也会侧面包抄。例如,当我要读某个哲学家的作品时,我先从研究这个哲学家最有名的专家所写的浅易的介绍性书籍入手,以了解他的思想的概貌,再逐章攻克,就比较容易。有时候连介绍性的书籍竟然也读得吃力,就读更多的高手的介绍性书籍,不是从一个角度包抄,而是从不同的角度全面包抄,最终为透彻的理解打下基础。——实际上,透彻理解往往是不可能的,只是尽可能地推进理解的边界罢了。你看,我在这里一直强调“最有名的专家”、“高手”,许多所谓的研究者、网红或意见领袖,只是苏格拉底时代的缺乏智慧的“智者”,他们歪曲思想,将它们的片断摘取出来,调制成一杯好喝的鸡汤,一旦你喝成习惯,就再也无法进入经典了。所以,老师的指导在这里还是非常重要的。

无论你多努力,你都会遭遇理解的天花板。这时候,同伴尤其是老师(应该叫导师才对)的重要性就出现了。高手间或由高手带领的共读和对话,会为你打开一个新的世界,将许多你独自一人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有时候,我们会将这种方式戏称为“拔地而起读书法”,就是老师以讲书的方式,直接将你原本不可能读懂的经典以通俗的方式讲给你,从而大大缩减你攀登它所用的时间。我就是这种方式的受益者,多年来,依赖团队之间的共读,许多我独自一人可能终生无法读懂的经典,现在成了我的思想资源和日常语言。当然,前提是我们必须非常努力,并且长期坚持艰苦的探索。不然,你无法获得这张门票。

准备好了?放心,运城国际有一批读书方面的高手,我们在这里等你!

我讲完了,那么,书单已经在这儿了,这个暑假,你准备进入哪本书,或者哪几本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